宝岛娱乐网址 -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

宝岛娱乐网址

宝岛娱乐网址,宝岛娱乐网址
首页 >

作者:百步飞剑 关注人气:12℃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轰动,在于最专业的纪检人与最懂传播规律的新闻人碰出了火花。  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人物选择的代表性就能看通透。第一集中亮相的三个主角:李春城,十八大后首虎;白恩培,首获终身监禁的正部;周本顺,十八大首个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三个“首个”聚在一起,立刻试出了人心向背。  一天过去了,第二集又有两位贪官亮相: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和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这一集的名称,叫做《以上率下》。一看两位主角就不难判断,要讲八项规定了。  这两位虽是早已落马的贪官,却也是当下的新闻人物。9月30日,万庆良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中有一句为大家长久寻味的表述: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10月18日,也就是今天。谷春立被正式提起公诉。他在纪录片里的亮相,成为了告别前台的最后注脚。  说到违反八项规定,万、谷二人的代表性不言而喻。  万庆良,中央在对其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他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来过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向白云山公园管理处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是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之高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事实上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当时在最大的包间品云厅活动,这个包间此前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品云厅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品云厅连接着一个大露台,透过落地玻璃,整个城市景观就能收入眼中。    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餐厅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当然有不少都是企业家,就觉得这点他们也会处理,没有去想这个事。  他为老板做什么呢,包括项目工程,包括调整容积率,包括土地审批,有些公职人员被万庆良直接叫到吃饭的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告诉帮这些老板做哪些事情,直接交办。这些官员跟这些老板关系也都很好,互相帮着办事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小团体,利益圈子,不单单是吃吃喝喝,为什么说吃吃喝喝会带坏党风,带坏作风,就是如此。  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广州市纪委立即对其涉足的私人会所进行摸查。除了品云轩外,还关停了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聚芳园、云溪、唐韵(明珠楼)等。而被指参加万氏饭局的珠江电影集团黄晓东,在被提名潮州市长后,公示未过。  谷春立,被中纪委通报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落马。第二次,就在9月初,中纪委首次通报执纪审查中发现的中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3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副省级干部谷春立,该住多大面积的房子,中央有明确规定。不过,他像周本顺一样不知足。周要住800平米的,而谷则要住大酒店。看来,违反八项规定,远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淡漠,而是根本不满于足组织提供的条件。这就是欲望膨胀的起点。  与万庆良情况类似,谷春立在私人会所里找到了“成就感 ”,从2015年到他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这些会所大多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的。  谷春立并非不知道这样的吃请应酬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但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这真正当回事儿。他自己说,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已落马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谷春立)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在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对于八项规定,他们不是不怕,而是有侥幸心理。王自己说:我俩影响挺坏,天天有局,还整个秘密的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了,但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没事,你不一定能抓着我。实际上现在想起来真没趣,现在我都觉得,不累吗?真累啊。吃饭也挺累,你上桌得白唬,你不能冷场。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可不是食堂的标准,他要去吃饭,企业会精心安排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某企业负责人张海涛说,汇报结束之后,谷春立问我,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个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然后说,那你们这儿接待方便吗?我说,领导方便啊!那你替我安排一桌行不行?我说:没问题,您说什么时间。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们这个一个企业,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我们当时是这样理解的。  对于谷春立提的要求,一些企业把这当作是和省级领导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而谷春立也时常主动给人这种机会。除了常到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吃喝,他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吃企业的饭,用企业的车,关系越走越近之后,谷春立开始利用职务之便为一些企业办事并收受财物。    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正所谓上行下效,如果领导干部做的是坏榜样,对所在地区和部门、单位,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长安街知事APP昨天引用了央视女编导的话,专题片拍摄历时一年。可见,谁在专题片中亮相,亮相的节奏和顺序如何,与时下新闻热度并无直接联系。那为什么又如此巧合呢?因为,反面教材实在是太生动了,任何时候提起都发人深省。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轰动,在于最专业的纪检人与最懂传播规律的新闻人碰出了火花。  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人物选择的代表性就能看通透。第一集中亮相的三个主角:李春城,十八大后首虎;白恩培,首获终身监禁的正部;周本顺,十八大首个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三个“首个”聚在一起,立刻试出了人心向背。  一天过去了,第二集又有两位贪官亮相: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和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这一集的名称,叫做《以上率下》。一看两位主角就不难判断,要讲八项规定了。  这两位虽是早已落马的贪官,却也是当下的新闻人物。9月30日,万庆良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中有一句为大家长久寻味的表述: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10月18日,也就是今天。谷春立被正式提起公诉。他在纪录片里的亮相,成为了告别前台的最后注脚。  说到违反八项规定,万、谷二人的代表性不言而喻。  万庆良,中央在对其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他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来过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向白云山公园管理处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是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之高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事实上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当时在最大的包间品云厅活动,这个包间此前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品云厅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品云厅连接着一个大露台,透过落地玻璃,整个城市景观就能收入眼中。    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餐厅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当然有不少都是企业家,就觉得这点他们也会处理,没有去想这个事。  他为老板做什么呢,包括项目工程,包括调整容积率,包括土地审批,有些公职人员被万庆良直接叫到吃饭的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告诉帮这些老板做哪些事情,直接交办。这些官员跟这些老板关系也都很好,互相帮着办事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小团体,利益圈子,不单单是吃吃喝喝,为什么说吃吃喝喝会带坏党风,带坏作风,就是如此。  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广州市纪委立即对其涉足的私人会所进行摸查。除了品云轩外,还关停了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聚芳园、云溪、唐韵(明珠楼)等。而被指参加万氏饭局的珠江电影集团黄晓东,在被提名潮州市长后,公示未过。  谷春立,被中纪委通报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落马。第二次,就在9月初,中纪委首次通报执纪审查中发现的中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3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副省级干部谷春立,该住多大面积的房子,中央有明确规定。不过,他像周本顺一样不知足。周要住800平米的,而谷则要住大酒店。看来,违反八项规定,远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淡漠,而是根本不满于足组织提供的条件。这就是欲望膨胀的起点。  与万庆良情况类似,谷春立在私人会所里找到了“成就感 ”,从2015年到他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这些会所大多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的。  谷春立并非不知道这样的吃请应酬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但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这真正当回事儿。他自己说,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已落马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谷春立)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在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对于八项规定,他们不是不怕,而是有侥幸心理。王自己说:我俩影响挺坏,天天有局,还整个秘密的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了,但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没事,你不一定能抓着我。实际上现在想起来真没趣,现在我都觉得,不累吗?真累啊。吃饭也挺累,你上桌得白唬,你不能冷场。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可不是食堂的标准,他要去吃饭,企业会精心安排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某企业负责人张海涛说,汇报结束之后,谷春立问我,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个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然后说,那你们这儿接待方便吗?我说,领导方便啊!那你替我安排一桌行不行?我说:没问题,您说什么时间。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们这个一个企业,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我们当时是这样理解的。  对于谷春立提的要求,一些企业把这当作是和省级领导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而谷春立也时常主动给人这种机会。除了常到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吃喝,他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吃企业的饭,用企业的车,关系越走越近之后,谷春立开始利用职务之便为一些企业办事并收受财物。    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正所谓上行下效,如果领导干部做的是坏榜样,对所在地区和部门、单位,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长安街知事APP昨天引用了央视女编导的话,专题片拍摄历时一年。可见,谁在专题片中亮相,亮相的节奏和顺序如何,与时下新闻热度并无直接联系。那为什么又如此巧合呢?因为,反面教材实在是太生动了,任何时候提起都发人深省。

万庆良常出入会所 服务员反感:让我们下班很晚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轰动,在于最专业的纪检人与最懂传播规律的新闻人碰出了火花。  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人物选择的代表性就能看通透。第一集中亮相的三个主角:李春城,十八大后首虎;白恩培,首获终身监禁的正部;周本顺,十八大首个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三个“首个”聚在一起,立刻试出了人心向背。  一天过去了,第二集又有两位贪官亮相: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和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这一集的名称,叫做《以上率下》。一看两位主角就不难判断,要讲八项规定了。  这两位虽是早已落马的贪官,却也是当下的新闻人物。9月30日,万庆良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中有一句为大家长久寻味的表述: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10月18日,也就是今天。谷春立被正式提起公诉。他在纪录片里的亮相,成为了告别前台的最后注脚。  说到违反八项规定,万、谷二人的代表性不言而喻。  万庆良,中央在对其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他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来过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向白云山公园管理处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是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之高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事实上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当时在最大的包间品云厅活动,这个包间此前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品云厅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品云厅连接着一个大露台,透过落地玻璃,整个城市景观就能收入眼中。    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餐厅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当然有不少都是企业家,就觉得这点他们也会处理,没有去想这个事。  他为老板做什么呢,包括项目工程,包括调整容积率,包括土地审批,有些公职人员被万庆良直接叫到吃饭的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告诉帮这些老板做哪些事情,直接交办。这些官员跟这些老板关系也都很好,互相帮着办事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小团体,利益圈子,不单单是吃吃喝喝,为什么说吃吃喝喝会带坏党风,带坏作风,就是如此。  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广州市纪委立即对其涉足的私人会所进行摸查。除了品云轩外,还关停了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聚芳园、云溪、唐韵(明珠楼)等。而被指参加万氏饭局的珠江电影集团黄晓东,在被提名潮州市长后,公示未过。  谷春立,被中纪委通报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落马。第二次,就在9月初,中纪委首次通报执纪审查中发现的中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3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副省级干部谷春立,该住多大面积的房子,中央有明确规定。不过,他像周本顺一样不知足。周要住800平米的,而谷则要住大酒店。看来,违反八项规定,远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淡漠,而是根本不满于足组织提供的条件。这就是欲望膨胀的起点。  与万庆良情况类似,谷春立在私人会所里找到了“成就感 ”,从2015年到他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这些会所大多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的。  谷春立并非不知道这样的吃请应酬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但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这真正当回事儿。他自己说,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已落马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谷春立)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在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对于八项规定,他们不是不怕,而是有侥幸心理。王自己说:我俩影响挺坏,天天有局,还整个秘密的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了,但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没事,你不一定能抓着我。实际上现在想起来真没趣,现在我都觉得,不累吗?真累啊。吃饭也挺累,你上桌得白唬,你不能冷场。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可不是食堂的标准,他要去吃饭,企业会精心安排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某企业负责人张海涛说,汇报结束之后,谷春立问我,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个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然后说,那你们这儿接待方便吗?我说,领导方便啊!那你替我安排一桌行不行?我说:没问题,您说什么时间。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们这个一个企业,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我们当时是这样理解的。  对于谷春立提的要求,一些企业把这当作是和省级领导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而谷春立也时常主动给人这种机会。除了常到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吃喝,他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吃企业的饭,用企业的车,关系越走越近之后,谷春立开始利用职务之便为一些企业办事并收受财物。    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正所谓上行下效,如果领导干部做的是坏榜样,对所在地区和部门、单位,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长安街知事APP昨天引用了央视女编导的话,专题片拍摄历时一年。可见,谁在专题片中亮相,亮相的节奏和顺序如何,与时下新闻热度并无直接联系。那为什么又如此巧合呢?因为,反面教材实在是太生动了,任何时候提起都发人深省。

万庆良常出入会所 服务员反感:让我们下班很晚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轰动,在于最专业的纪检人与最懂传播规律的新闻人碰出了火花。  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人物选择的代表性就能看通透。第一集中亮相的三个主角:李春城,十八大后首虎;白恩培,首获终身监禁的正部;周本顺,十八大首个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三个“首个”聚在一起,立刻试出了人心向背。  一天过去了,第二集又有两位贪官亮相: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和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这一集的名称,叫做《以上率下》。一看两位主角就不难判断,要讲八项规定了。  这两位虽是早已落马的贪官,却也是当下的新闻人物。9月30日,万庆良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中有一句为大家长久寻味的表述: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10月18日,也就是今天。谷春立被正式提起公诉。他在纪录片里的亮相,成为了告别前台的最后注脚。  说到违反八项规定,万、谷二人的代表性不言而喻。  万庆良,中央在对其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他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来过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向白云山公园管理处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是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之高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事实上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当时在最大的包间品云厅活动,这个包间此前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品云厅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品云厅连接着一个大露台,透过落地玻璃,整个城市景观就能收入眼中。    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餐厅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当然有不少都是企业家,就觉得这点他们也会处理,没有去想这个事。  他为老板做什么呢,包括项目工程,包括调整容积率,包括土地审批,有些公职人员被万庆良直接叫到吃饭的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告诉帮这些老板做哪些事情,直接交办。这些官员跟这些老板关系也都很好,互相帮着办事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小团体,利益圈子,不单单是吃吃喝喝,为什么说吃吃喝喝会带坏党风,带坏作风,就是如此。  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广州市纪委立即对其涉足的私人会所进行摸查。除了品云轩外,还关停了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聚芳园、云溪、唐韵(明珠楼)等。而被指参加万氏饭局的珠江电影集团黄晓东,在被提名潮州市长后,公示未过。  谷春立,被中纪委通报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落马。第二次,就在9月初,中纪委首次通报执纪审查中发现的中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3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副省级干部谷春立,该住多大面积的房子,中央有明确规定。不过,他像周本顺一样不知足。周要住800平米的,而谷则要住大酒店。看来,违反八项规定,远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淡漠,而是根本不满于足组织提供的条件。这就是欲望膨胀的起点。  与万庆良情况类似,谷春立在私人会所里找到了“成就感 ”,从2015年到他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这些会所大多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的。  谷春立并非不知道这样的吃请应酬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但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这真正当回事儿。他自己说,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已落马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谷春立)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在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对于八项规定,他们不是不怕,而是有侥幸心理。王自己说:我俩影响挺坏,天天有局,还整个秘密的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了,但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没事,你不一定能抓着我。实际上现在想起来真没趣,现在我都觉得,不累吗?真累啊。吃饭也挺累,你上桌得白唬,你不能冷场。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可不是食堂的标准,他要去吃饭,企业会精心安排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某企业负责人张海涛说,汇报结束之后,谷春立问我,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个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然后说,那你们这儿接待方便吗?我说,领导方便啊!那你替我安排一桌行不行?我说:没问题,您说什么时间。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们这个一个企业,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我们当时是这样理解的。  对于谷春立提的要求,一些企业把这当作是和省级领导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而谷春立也时常主动给人这种机会。除了常到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吃喝,他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吃企业的饭,用企业的车,关系越走越近之后,谷春立开始利用职务之便为一些企业办事并收受财物。    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正所谓上行下效,如果领导干部做的是坏榜样,对所在地区和部门、单位,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长安街知事APP昨天引用了央视女编导的话,专题片拍摄历时一年。可见,谁在专题片中亮相,亮相的节奏和顺序如何,与时下新闻热度并无直接联系。那为什么又如此巧合呢?因为,反面教材实在是太生动了,任何时候提起都发人深省。

专题片《永远在路上》之所以产生巨大轰动,在于最专业的纪检人与最懂传播规律的新闻人碰出了火花。  为什么这么说?看看人物选择的代表性就能看通透。第一集中亮相的三个主角:李春城,十八大后首虎;白恩培,首获终身监禁的正部;周本顺,十八大首个落马的在职省委书记。三个“首个”聚在一起,立刻试出了人心向背。  一天过去了,第二集又有两位贪官亮相:广州市委原书记万庆良和吉林省原副省长谷春立。这一集的名称,叫做《以上率下》。一看两位主角就不难判断,要讲八项规定了。  这两位虽是早已落马的贪官,却也是当下的新闻人物。9月30日,万庆良因受贿罪判处无期徒刑。判决中有一句为大家长久寻味的表述:提供侦破其他重大案件的重要线索。10月18日,也就是今天。谷春立被正式提起公诉。他在纪录片里的亮相,成为了告别前台的最后注脚。  说到违反八项规定,万、谷二人的代表性不言而喻。  万庆良,中央在对其双开的通报中,明确指出他违规出入私人会所。在全党严抓作风的高压态势下,他仍然出入高档消费场所达到70次左右,就在他落马前两天,还来过白云山风景区里的一家餐厅。  这家餐厅位于白云山最高峰摩星岭,原名品云座。一家私企老板向白云山公园管理处租下了这片地,名义上是建公开营业的餐厅,但实际上消费标准之高已将普通人拒之门外,事实上成了只对少数人开放的私人领地。万庆良和这名老板往来密切,是这里的常客。  万庆良当时在最大的包间品云厅活动,这个包间此前的布局是:有一个很大的木屏风,摆了两张餐台,大概可以容纳20个人左右吃饭,上面一个吊灯是水晶灯。一套沙发是接待客人喝茶用的,供饭前休息。品云厅当时还配备了高档音响和灯光设备,除了吃饭,还可以唱卡拉ok、跳舞。品云厅连接着一个大露台,透过落地玻璃,整个城市景观就能收入眼中。    万庆良喜欢吃吃喝喝,喜欢抱团。餐厅小姑娘(服务人员)反映说就是那个大官经常来,他每次来我们都很反感,每次都让我们下班很晚。  据万自己说,跟老板们一起活动,都不用自己买单。当然有不少都是企业家,就觉得这点他们也会处理,没有去想这个事。  他为老板做什么呢,包括项目工程,包括调整容积率,包括土地审批,有些公职人员被万庆良直接叫到吃饭的场合,直接交办任务,告诉帮这些老板做哪些事情,直接交办。这些官员跟这些老板关系也都很好,互相帮着办事就形成了一个利益小团体,利益圈子,不单单是吃吃喝喝,为什么说吃吃喝喝会带坏党风,带坏作风,就是如此。  万庆良涉嫌严重违纪违法被中央纪委立案调查后,广州市纪委立即对其涉足的私人会所进行摸查。除了品云轩外,还关停了位于白云山风景区的聚芳园、云溪、唐韵(明珠楼)等。而被指参加万氏饭局的珠江电影集团黄晓东,在被提名潮州市长后,公示未过。  谷春立,被中纪委通报了两次。第一次,是他落马。第二次,就在9月初,中纪委首次通报执纪审查中发现的中管干部违反中央八项规定精神问题。通报称,2014年1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在已分得副省级干部周转房的情况下,长期占用长春市一大酒店一间客房,房费共计34.38万元。2013年10月至2015年7月,谷春立3次接受私营企业主在私人会所安排的宴请。  副省级干部谷春立,该住多大面积的房子,中央有明确规定。不过,他像周本顺一样不知足。周要住800平米的,而谷则要住大酒店。看来,违反八项规定,远不仅仅是组织纪律淡漠,而是根本不满于足组织提供的条件。这就是欲望膨胀的起点。  与万庆良情况类似,谷春立在私人会所里找到了“成就感 ”,从2015年到他案发这半年的时间内,他多次接受公款宴请,包括出入私人会所大吃大喝,次数就达到了三四十次之多。这些会所大多都是不对外经营的,内部的。  谷春立并非不知道这样的吃请应酬违反八项规定精神,但他内心深处,并没有把这真正当回事儿。他自己说,规定是肯定学了,但是有时候氛围整得融洽一些,我也觉得,有时在酒桌上协调点事,能够增进一些感情相互了解,所以协调起来工作比较方便。  不少领导干部对于吃喝应酬,都是以“为了工作”、“方便交流”为借口,但冠冕堂皇的理由掩饰不了贪图享乐的实质。有的领导干部带头大吃大喝,久而久之甚至变成了一种爱好。  已落马的吉林省人民政府原副秘书长王树森说,一吃喝就高兴,挺风光,有一种成就感,一看下面敬你一杯酒,包括老谷(谷春立)也那样,敬你一杯酒,你就忘乎所以了。  王树森在担任吉林省人民政府副秘书长期间,经常为谷春立安排各种饭局,也一起参与吃喝应酬。对于八项规定,他们不是不怕,而是有侥幸心理。王自己说:我俩影响挺坏,天天有局,还整个秘密的点。其实已经意识到这个(风险)了,但有一种侥幸的心理,没事,你不一定能抓着我。实际上现在想起来真没趣,现在我都觉得,不累吗?真累啊。吃饭也挺累,你上桌得白唬,你不能冷场。  谷春立吃请应酬很多是在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但吃的可不是食堂的标准,他要去吃饭,企业会精心安排饭菜和酒水,费用也都由企业来买单。谷春立分管的工作要和不少企业打交道,他甚至主动开口问企业有没有“安全”的地方。  某企业负责人张海涛说,汇报结束之后,谷春立问我,你们这个单位有没有个食堂,能够接待的、隐秘点的地方,然后说,那你们这儿接待方便吗?我说,领导方便啊!那你替我安排一桌行不行?我说:没问题,您说什么时间。当时的心情是比较高兴的,因为领导提出这样的要求,对我们这个一个企业,是对我们企业的一个重视,我们当时是这样理解的。  对于谷春立提的要求,一些企业把这当作是和省级领导拉近关系的好机会,而谷春立也时常主动给人这种机会。除了常到一些企业的内部食堂吃喝,他还长期借用一家企业的越野车,停放在省政府大院供自己使用。吃企业的饭,用企业的车,关系越走越近之后,谷春立开始利用职务之便为一些企业办事并收受财物。    王树森说:有的时候我们真给他(企业老板)办点事,比如说他有点啥难处了,所以把我们请到会馆去吃顿饭,然后我们把几个主要的领导找来,领导一看,你看你和谷春立这都过问了,怎么得想办法给好好解决解决。  正所谓上行下效,如果领导干部做的是坏榜样,对所在地区和部门、单位,负面影响可想而知。  长安街知事APP昨天引用了央视女编导的话,专题片拍摄历时一年。可见,谁在专题片中亮相,亮相的节奏和顺序如何,与时下新闻热度并无直接联系。那为什么又如此巧合呢?因为,反面教材实在是太生动了,任何时候提起都发人深省。

>> 不是您想要的?去 宝岛娱乐网址 浏览更多精彩文章。<<

上一篇:
下一篇:

热门排行

精彩推荐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相关作文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 2016-12-10

宝岛娱乐网址,宝岛娱乐网址

网站地图 | 关于本站 | 站长联系

版权所有 @ 宝岛娱乐网址